烟鬼打算去纹身了

这里烟鬼,垃圾女孩,本命JOJO,热爱双豹,沉迷雷安,我爱杰佣
注要混欧美圈,番剧也会看

帮帮忙

诡子.:

求好心人救我狗命……
坐标成都
就是图上这个小朋友,我妈决定杀掉他
因为我妈看到了那个关于小朋友被咬得狂犬病死掉的新闻,就开始杞人忧天,怕丑丑出去咬到人并且我妈非常偏激我完全无法说服她,她也不准我回家照顾狗子,包括现在她觉得我对狗子过分关心超过了关心她,所以狗子可能,非死不可……
关于狗子的情况,二岁公狗,未绝育,疫苗是很久之前打了的,不爱吃狗粮(家里喂的猪肝饭我知道不健康但是我不敢反抗我妈)身上狗味有点重(也是因为不吃狗粮)消化不良每天要出去溜达不然会吐,出门一定系绳子不然他立刻放飞自我,脾气特别好,怎么挼他都不会生气(不舒服他会舔你真的弄疼他了他会拿牙齿嗑你不会咬的)陌生人靠近他他会躲,特别护家护主人,晚上睡觉要挨着人睡不然他要哼哼,会逮耗子和蟑螂蜘蛛??
也可以寄养,中途狗子的所有费用我出,大概时间是一年左右,一年后我就毕业了
这个小朋友挺麻烦的是我没把他教好,希望有小天使愿意领养,拜托了

【杰佣】逃避者

一发完

奈布嘛

我就是

想欺负他啊

ooc注意哦,私设有一些

是一个小可爱 @无名氏 出的题

感谢你的喜欢哦

最后不要脸求小红心和评论

(●'◡'●)ノ❤





正文

奈布·萨贝达,佣兵。

众所周知,士兵多是纪律严明,遵纪守法的人,但是佣兵就不同了,他们追求刺激,战争与死亡同行使他们兴奋,血腥与硝烟弥漫使他们愉悦,子弹是他们的良药,刀刃是他们的守护神,他们是一群亡命之徒。

成为佣兵的人,不可能逃离战争。他们的结局只有死亡,死在战场上才是他们的归宿。

但是奈布·萨贝达不一样,他是退休的佣兵。

而佣兵没有退休可言——他是一个逃避者,一个逃兵。

当他收到来自庄园的邀请函的时候,奈布·萨贝达感受到了来自血液里的躁动与骨肉中渗出兴奋,他随意带着几样随身物品和邀请函,弯刀被他别在后腰上。他独自离去,就如同他独自到来。

庄园空荡荡的,奈布顺着邀请函中信件的指示来到了一间漆成蓝色的房子。房子一共三层,第一层是大厅,空荡荡的,有许多油画,厨房和餐厅也这一层,二楼是盥洗室,书房和洗衣房等公共场所,三楼则是卧室。

奈布在三楼遇见了几位前辈——医生艾米丽,园丁艾玛,律师莱利和慈善家克利切,他们告诉了他这里的情况还有一些游戏的规则。

“我们每天会有一些休息时间,然后就是无尽的游戏。”艾玛一边走一边说到。

“游戏?”奈布疑惑的问到。

“是的,”一旁的艾米丽接过她的话语,“我们是求生者,蓝色房子。另外红色房子里住的是监管者。”

莱利收起手中的书:“我们需要破译密码,破译五台就可以开大门。四个人一局,如果死了三个或者跑了了三个,最后一个不一定非要走门,跳地窖也可以逃走。”

“会死吗?”

“也不算真正的死亡,”克利切,“因为不管是被监管者开膛破肚,被放在椅子上当成烟花还是放干你的血,只要有人治疗或者游戏结束,你就会完好无损,像是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。”克利切打了个寒颤,“不过疼痛可不会消失。”

“黎明的曙光照耀之前,总是漫漫漆黑的长夜。”艾米丽停下脚步,“这是你的房间,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吧,佣兵先生。”

“这将是你最后一个宁静的夜晚。”

第二天早晨,奈布起床来到一楼,打算自己看看屋子的发布,却发现医生和园丁已经开始在厨房忙碌,奈布了解到他们会轮流做饭和打扫卫生,食材不用担心,衣服得自己洗。等所有人都到餐厅后,和他们一起吃了早餐,然后各自奔赴自己的游戏。

他渐渐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,在此期间,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人,有盲女海伦娜,魔术师瑟维,机械师特雷西,前锋威廉…………奈布发现,在每个人到来之前,前厅的柜子上都会有一封预告信,里面有即将到来的人的信息。

今天会来一个新人,一个冒险家,奈布想【还是个熟人呢……】

库特进入屋子的时候看见了正在布置餐桌的奈布,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奈布抬头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什么,只是转身走到厨房去帮空军的忙,今天轮到他和玛尔塔做饭。

和往常一样,短暂的休息之后是游戏的开场,这一次是和医生,园丁还有盲女搭档,他看了看,场地是在红教堂,他决定一会儿去找屠夫分散对方的注意力,让三位小姐安心的解密码。

可惜天不如人愿,开局没多久,奈布还没有找到监管者,三位小姐就被监管者打伤了。奈布悄悄过去,趁对方还没有注意到时,从椅子上救下了艾玛。

艾米丽自救成功,海伦娜和艾玛也为对方做了简单的治疗。奈布告诉三位小姐让她们专心破译电机,他去看看能不能牵制监管者。

奈布正往教堂方向走,突然一阵烟雾弥漫,奈布看着迷雾中的高大的影子, 心中警铃大作。

【不好,】奈布想【是杰克。】

深入骨髓的恐剧浮现,奈布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隐隐作痛。他想起自己被杰克所在圣心医院的手术台上,被对方一刀一刀的剥开,皮肤与血肉分离的痛苦,内脏流失的绝望,他想起血液流干的那种感觉,他发现,他害怕了。

他发现自己动弹不得,连移开脚步都做不到,他看着迷雾中的影子一点一点变得清晰,他想要逃跑,但是他害怕三位小姐会因此受伤——他第一次如此厌恶自己仅存的善良。

“啊,我亲爱的小先生,”杰克走到奈布的面前,温柔的擦去他脸上的冷汗,感受着奈布因恐惧而颤抖的身体,“我们又见面了呢。”

奈布终于忍不住了,他拍开杰克的手,撒腿就跑,他跑到教堂的里面,却被地上的红毯绊倒,杰克走过来,锐利的指刀划破了奈布的颈脖。

“哎呀,亲爱的佣兵先生,你为什么见到我就要逃跑呢?”杰克抱起奈布,“那么坏孩子就要被惩罚,我可爱的逃避者先生,我们今天玩点什么好呢?”

奈布疯狂的挣扎,但是杰克下一秒就把指刀横在他喉咙旁:“三位可爱的小姐已经破译四条密码机了,既然这一局我要输,那么小奈布,你是不是应该负起责任呢?”他把头贴在奈布的耳边,“还是说,你想要牺牲那三位美丽的小姐呢?”

“你这个,死变态……”奈布停止挣扎,控制不住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躯体,“你放他们走,我……我留下来。”

面具下的杰克似乎露出了笑容,他抱紧了奈布:“那么就如你所愿,我亲爱的逃兵先生。来吧,我们来想想今天玩些什么。”

在杰克把他绑在教堂的椅子上时,奈布闭上了眼睛。

医生她们似乎是破译完了最后一条密码机,奈布隐隐约约听见了可开启大门的警示音,但他却连睁开眼睛的动作都做不到,他全身赤裸,双手被束缚在椅子上,胸口刻着十字架,血肉模糊。杰克在奈布的周围放上红白玫瑰,他贪婪的亲吻着奈布的伤口,舌尖吮吸着奈布的血液,他近乎膜拜的的在奈布面前跪下,面具掉在地上,他亲吻着奈布的手,用嘴唇细细的描摹出对方指骨的形状,杰克站起来,亲吻了奈布的额头。

“我就知道,玫瑰如此的适合你。”杰克抬起奈布的下巴,看着对方已经神志不清的脸,凌乱的碎发散落在奈布的耳旁,杰克把它们别在奈布的耳后,“亲爱的小先生,等我去处理一下门口滞留的几只乌鸦,”杰克拾起面具戴好,“我马上回来。”

“不好,杰克过来了!”艾玛看见逐渐逼近的红光,转身拉起艾米丽,“艾米丽,我们先走吧!”

海伦娜支起盲杖:“我在地窖留了记号,相信萨贝达先生可以找到。”

艾米丽想了想,抬起脚步跟在艾玛后面:“奈布应该没有问题,毕竟是当过雇佣兵的人。”

艾玛加快了脚步:“当然,奈布哥哥很厉害的。”

三位小姐离开了红教堂,杰克在门口看了看三人的背影,轻声低语:“小奈布啊,你看看这就是你救下的人们………她们弃你与不顾,你却牺牲自己救她们………”杰克转身走回教堂,“……值得吗?”

杰克走回教堂,只看见一堆凌乱的玫瑰,破碎的绳子掉在地上,杰克耳边响起了游戏结束的提示音,他愉悦的扬起嘴角:“哎呀呀,小先生又逃跑了呢,不过没关系,”他看向地窖的方向,“我很期待我们下次见面。”

“我最亲爱的逃避者先生。”

声明

之前答应小可爱的杰佣两篇
还有双豹组的Be Together
还有底特律的x爱康纳酱
我考完试就放出来!
(●'◡'●)ノ❤

底特律

我想写一个性【你懂的】爱仿生人康纳酱……【小声逼逼】
有没有人想看……

p1是Sally,他真的超可爱,有时间就画Larry

p2是小奈布,杰克你老婆真可爱……

【杰佣】受刑者 一发完

cp是杰克×奈

后续请自行脑补

我就是

想要欺负

可爱的奈布

诶嘿嘿嘿嘿嘿

有私设:

庄园是佣兵团的名字

求生者是团员

监管者是干部

他们属于官方,ooc是我哒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

奈布·萨贝达,顶级雇佣兵团队【庄园】的一级雇佣兵,代号【佣兵】,常年游走与各种战乱之地,精通各种枪械刀具。

可是因为队友一次疏忽,奈布为了救【医生】艾米丽,暴露了自己——他知道自己对敌人来说更有用,他想要吸引敌人的注意力,好让艾米丽逃走。

他以为他可以逃走,但是他低估了对方的低劣程度,一把沙子蒙住了他的眼睛。

被敌人抓住的时候,他试图自杀却被押送的人发现,对方毫不留情的折了他的胳膊,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疼痛骨头发出了咔嚓的声音,奈布疼得闷哼了一声,冷汗顺着惨白的脸流下,滑落在地上。

他被绑起来关在笼子里,送到了敌方的根据地。对方显然对【庄园】进行过一定的调查,对方知道他虽然属于【求生者】 但是却和身为上级的【监管者】关系很近。他们打算对奈布用刑,逼问他【庄园】的相关信息。

在【庄园】中除团长【庄园主】之外最强的雇佣兵,【开膛手】杰克,一个喜欢一边哼着愉快的小曲一边开膛破肚的可怕男人。

而奈布·萨贝达,是杰克的爱人。

身在敌营,自然受不到什么好招待,奈布被吊起来,只有脚尖能微微接触到地面,几个男人掀开他的兜帽,把他的衣服撕开,用盐水沾湿了刀刃。

“【佣兵】萨贝达先生,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东西,”一个光头男人提起匕首说到,“我可以放你离开。”

“亲爱的垃圾先生,”奈布露出不屑的笑容,“是你没脑子还是我没脑子?我又不傻,怎么可能会相信你的蠢话呢?”

“那我就看看你能忍多久。”说着,光头男人就在奈布的侧腰划了一刀,鲜红的血从伤口流出来。奈布一声不吭,脸上还带着那种嘲讽的神情。

对方被他的表情激怒了,一连在侧腰划了五六个伤口,皮肉与匕首上的盐水接触,细微却难耐的疼痛使奈布垂下了眼眸,他不能让敌人看清他的想法——他不能让敌人知道他感到疼痛。

对方看他不以为然的样子,转身对身边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,他们吧奈布的上衣撕烂,扔在地上,一个黑色短发的白人拿起另一把较细的匕首,在他的左臂上划下23道长短不一的伤口,直到再也没有地方供他施暴。但是紧接着,他又对右边手臂做了同样的事情,46道刀口不是非常深,过了一会儿就止住了血,但是匕首上浸染的盐水使伤口隐隐发疼。

这时外面进来了两个提着水桶的男人,他们把桶里的盐水用木勺子慢慢的浇到奈布的伤口上,一波接一波剧烈的疼痛袭来,奈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痛叫。

最开始施刑的光头男人举手示意其他人停下手中的动作,露出得意的笑容:“萨贝达先生,我衷心的希望你可以告诉我我要的消息,至少那样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“垃圾先生啊垃圾先生,一个小小的痛呼就让你这么开心,看不出来你还挺童真的,这么容易满足。”奈布闭上眼睛,露出疲惫的笑容,嘲讽着敌人的无能与自满。

光头目光阴冷,他命令提水桶的男人把奈布反过来,在他的背上——从肩头到腰部——划下一个“X”样的伤口,又深又长的伤口渗出血液光头男人提起带倒刺的鞭子,狠狠地抽打在伤口上,奈布发出闷哼,但是对方并没有因此停下,鞭子不断的抽打在奈布的背上,伤口崩裂,血流如注,疼痛和失血使奈布身体发软头脑越发昏沉。

他终于支撑不住,软弱无力的膝关节弯曲,奈布向地面下滑,完完全全吊在绳索上,他自身的体重使得他手臂感到痛楚,但是无力的腿已经不能再支持他站立。

“啊……对不起杰克……我真的撑不住了……我可能……要先走一步了……”奈布无奈的想到,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“可是……我好想见到你啊……”

“不,不好了!”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一个大喊的男人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光头停下手中的动作问道。

“是,是【庄园】,他们已经打破大门,现在正往这边来,”男人神色慌张,“快走吧,不然一会儿就走不了了,他们来势汹汹,已经杀了我们大半的人了。”

光他男人恨恨的咬牙,突然举起匕首:“走也要先弄死这个小婊子!”

“杰克————”奈布声嘶力竭的大喊道,他不管能不能活下去,他想要见到杰克,如果要死,至少在那之前也要见到他!

“那你就不用走了。”淡淡声音响起,光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前沾着自己血的刀刃,“你可以死了。”

杰克把刀向下用力,光头的腹腔破裂,内脏从巨大的破碎的身体中流出,他倒在地上,抽搐了两下,停止了呼吸。

几声枪响,剩下的几个人也被终止了生命,杰克赶紧走上去隔断绳子,他抱住奈布,看着他身上的伤口以及血迹,露出心疼的表情,他轻轻的吻了吻奈布的唇瓣:“没事了小奈布,杰克找到你了,我现在就带你出去,医生在外面,你会没事的。”

他看着奈布对他点了点头,在奈布闭上眼睛的那一刻,他抬起头,眼中杀意四溢。他走出去,看着门口候命的【空军】。

“都抓住了?”

“是的杰克先生,都聚集在广场上。”

“玛尔塔,通知下去,一个不留。”

“遵命,杰克先生!”玛尔塔看着杰克怀里伤痕累累的奈布,眼中泛起一丝寒意,“请杰克先生先带奈布回去,这里就给我们就好。”

杰克抱着奈布往来的车走去,无视身后惨烈的叫声与血腥的场面,他上了车,向【庄园】的方向开去。。

“他有一点发烧,我已经处理过伤口,没有非常严重的伤,但是因为失血过多,反复伤害造成的多次伤口崩裂,加上肩膀关节被卸掉后直接被吊起来,现在磨损非常严重。”艾米丽脸色苍白的看着病床上的奈布,她刚刚包扎的时候,奈布的奋力挣扎证明了他经历了多么可怕的折磨,想到是为了救犯错的自己,艾米丽坚定了神情,“杰克先生放心,奈布受伤有我的责任,我一定不会让他留下生理上的后遗症,但是心理上,”她回头看了看杰克,“您也知道,奈布是从战场上下来的,有战争后遗症,我希望您可以最近一断时间不要出任务,多陪着他。”

“好的我了解了,艾米丽,请问现在我可以和他单独待一会吗?”杰克放下武器点点头,向【医生】询问到。

“您可以把他送回房间了,我会每天去给他换药的。”艾米丽点点头离开了医疗室。

杰克看着病床上昏迷的恋人,他心疼的轻吻在奈布的额头上,微微叹息,抱着奈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哭到了说不出话
去你妈的
漫威
谢谢你的成年礼

改名真是改对了…………